一周母基金动态:500亿青岛科创母基金成立;年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19 02:57

  《每日经济新闻》旗下创投频道外光锥创投(ID:waiguangzhui)为您分享《一周母基金动态》。上周,首期120亿、总规模500亿的青岛科创母基金成立;长三角协同优势产业基金加速推进投资运营;与此同时,上周没有一家母基金成立,年内共成立85只政府产业基金,同比继续下滑。

  上周(7月15日~7月21日,下同),母基金成立和签约情况也和年初以来一样,一如既往地清淡。

  不过有一则市场消息让市场为之一振,那就是青岛科创母基金的揭牌成立。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的进展也值得关注。

  7月18日上午,备受市场关注的青岛科创母基金宣布揭牌成立。该基金采用市场化运作方式,总规模500亿元,首期120亿元,首期预计将撬动近400亿元规模的高端科技产业化项目。

  在基金揭牌仪式和此前的2019全球(青岛)创投风投大会上,基金发起方介绍了这只母基金的背景:聚焦硬科技,对标科创板,重点支持原始创新、成果转化及高端科技产业化项目培育,政府性资金出资比例最高可达50%。对于科创母基金的使用,参股初创期子基金的资金不低于60%,用于直接投资项目的不高于40%。基金计划在四年内分期出资到位,基金存续期为10年,其中投资期5年、退出期5年,如有需要可适当延长。

  另一方面,早在本月初,青岛市科技创新母基金服务机构和经营管理团队服务项目中标结果就公示,中标人为北京洪泰同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武汉凡谷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7月17日公告称,该公司此前与深圳市恒信华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合作成立产业投资基金平潭华业聚焦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平潭华业)。近日,该公司收到平潭华业通知,其与湖南高新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高新创投)、深圳市恒信华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恒信华业)、浏阳高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浏阳高创)、东莞市联景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嘉鼎创业投资(平潭)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共同发起设立了长沙华业高创私募股权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后者是一只子基金,规模为2亿元人民币。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这只子基金目前一共有2个普通合伙人,其中一个是湖南高新创投、注册资本5000万元;另外一个是深圳恒信华业、注册资本1000万元;此外还有4名有限合伙人。其中,平潭华业聚焦二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认缴出资8400万元、占比42%;浏阳高创认缴出资6800元、占比34%;湖南高新创投认缴出资1100万元、占比5.5%;其余不再一一列出。

  来自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消息显示,由上海国际集团等机构发起的“长三角协同优势产业基金”,首期第一阶段77亿元人民币已募集完毕,并且在加速推进投资运营。

  这只基金成立于去年底,由上海国际集团、太平洋保险、安徽省投资集团等共同发起,基金总规模1000亿元人民币,首期100亿元。

  消息还显示,该基金依托上海国际集团旗下国方基金管理公司的专业化团队,以市场化“母基金子基金”为运营模式,首期即可撬动500亿以上的社会资本。主攻人工智能、生物科技、物联网三大领域。

  近日,安徽省旌德县举行参股安徽高特佳瑞皖医疗医药产业基金签约仪式。该基金认缴总出资额为10亿元人民币。按照“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原则,由深圳市高特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进行专业化管理,投向安徽省重点发展的百亿产业。

  据悉,这只基金专注实体经济,旨在打造创业和投资的产业孵化基地,搭建企业精准对接投融资的平台。

  根据清科旗下私募通的统计数据,除了青岛科创母基金外,上周没有一家母基金成立。7月份以来,成立的政府产业引导基金也仅有2家,分别是:

  私募通数据还显示,今年以来成立的政府产业引导基金共有85只,目标规模495.2亿美元、平均目标规模7.5亿美元。相比之下,2015年~2018年成立的政府引导基金数量分别为400只、556只、269只和279只,整体目标规模自然也是数倍于今年的数据。虽然母基金是整个行业的源头,但行情冷淡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不过从另一个侧面来看,虽然数据收录的情况算不上理想,但7月以来政府产业基金的动作还是不少。例如山东出台政策推动千亿级政府基金尽快投资、上海25亿的天使投资引导基金招募100位“天使合伙人”等。说明虽然行情遇冷,但存续基金仍保持着一定的活跃度。

  对于政府引导基金来说,投资周期长、目前退出的项目少,自然会对募资和投资产生一定影响。而这些现象放在市场化母基金身上可能更加明显。一位北京母基金的合伙人就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一方面资管新规对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出资产生了影响,进而加剧了母基金的募资难问题;另一方面受到近年来市场的影响,很多背后有理财出资的市场化母基金处境更是雪上加霜。“比如一些家族办公室、私银客户,信心就不足了,对于私募基金配置的比例肯定也会降低,流进来的钱肯定也更少。”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